陈诚,一个画画的。

偶尔堆图。铠左过激。

wz:
约离❌ 铠宝❌

铠约⭕ 铠策⭕

最近补HP,喜ggad绝美爱情。

铠约。《趁人之危》

◎铠的内心独白

-中秋。

魔种是不会在乎节日这种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东西的。我的意思是,魔种不会因为我们过节而停止对长城的进攻,他们是终日都在磨爪利牙的。
好在今年比前两年好些——那两年的中秋都有魔种进攻长城——于是也难得的有了一个平和的节日可以度过。

百里和苏烈在忙做饭,牛肉在铁板上烧得滋滋作声,大葱萝卜被飞快片开丢入汤锅一会儿便勾出香味。蒸好的米饭被花队盛进碗里摆上桌,甚至还别有雅致得在上面缀了芝麻。

玄策的手早耐不住了,狼爪儿才探过去要摸走圆桌边上放着的烧鸡就被拍开,怒目抬头,一看便马上撇了尾巴要溜号,刚把筷子调羹摆得整齐的队长动作迅速,提起没跑得掉的小孩儿一通训,内容大约不过“吃饭要拿筷子不能拿手抓”“就是抓了也要先洗手”或者是“小孩儿要坐坐好等大人到了一并开饭”等等。

圆桌终于被坐满了。
是同以往一样的热腾饭菜——今天可能更丰盛一些,百里不着痕迹将那盘冒油的牛肉置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而在我抬脸看他的时候,他只是对着我笑笑,说快吃,不然凉了。
他今天看上去很高兴。


而事实似乎的确如此,这从他对我们桌下除百里玄策以外的一种来回敬酒三回就看得出。而在我吃完最后端上桌面的一份糕点之后,他已经不胜酒力靠着椅背去梦寻周公。苏烈的挚友来访长城,吃完便勾肩搭背要同他要捉月亮玩儿。
不必多说,这位也醉得厉害。


玄策趁他哥睡去那一段儿马上抖了耳朵尖捞过酒杯同花队划开了拳,咕咚两杯落入肚子里直接在花队大腿上睡开来,险些挨揍。


继百里玄策被木兰架走后,偌大个餐厅只剩我一人还算是清醒。因为边上的背景较于圆桌那头早已睡得不省人事的在我眼里竟显得格外模糊,但至少我还能思考。
也许我应该把百里也捎回去。


我这么想着,起身过去将软烂成泥黏在椅子上的人捞起来一路扶着出了屋。


长城上的天空万里无云,而外面的月亮的确比平日亮些,将我与他的影子透过月光拉得瘦长。他依在我身上,肌肉匀称的小臂紧勾着我的肩,又骤然发力,反将我往他怀里摁。
他亲吻了我。

待我反应过来,这狼已经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神盯着我看了许久。他仍是醉的,却认得我,兽尾耷拉在后边一个劲儿狂甩,拉着我“铠”啊“铠”得叫唤。
没辙了。


我只把醉得难以自理的这位一路连托带拉得送回他住的那屋,并且在离开之前,捧了他的脸又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绿豆莲蓉的,味道不错。

评论
热度(38)

© 点×6 | Powered by LOFTER